被指“会骗财骗色” 我不能预测后果

被指“会骗财骗色”萧敬腾起诉粉丝Yuki诽谤

  据台湾媒体报道,金曲歌王萧敬腾走红后,爆出被日籍女粉丝荫山友纪 (Yuki)疯狂骚扰,甚至疑似由爱生恨,卷入对老萧泼粪案,最后获不起诉,但双方的爱恨纠葛并未因此结束,Yuki曾在2012年间,在微博痛批老萧败类,更爆料“会骗财骗色”,引来老萧一方提告,3日士林地检署侦查后依加重毁谤等罪正式起诉Yuki。

  今天上午,因《宿命:孤独张艺谋》一书而在近日引发诸多争议的女作家、张艺谋文学策划周晓枫首度发声,对于种种质疑作出回应,称自己“为了维护生活和内心的平静,需要出去躲避一段时间”,并半开玩笑称“虽说‘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躲到十四,也是美好的。”而周晓枫原本定于今日举行的记者发布会也临时取消不再抛头露面。

  周晓枫在回应中称,自己看到了张伟平方面关于要“诉诸法律”的声明,称自己“看到新画面的声明以后,准备好了物证和人证,随时听候法庭的传唤”。周晓枫认为,张伟平立即做出反应,符合他的性格。周晓枫说自己原本猜测张伟平一方会用泼脏水的方法,甚至拿男女之事大做文章,先把事情搅浑,把张艺谋名声搞臭,这样又陷入“狗咬狗”的局面,对张艺谋的打击算是“为民除害”。周晓枫称用法律解决是最好途径,“没想到新画面选择对簿公堂,法律诉讼便于社会监督,公开且公正,非常好。这回没有‘下三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抱歉。”

  周晓枫说,书中使用的张艺谋私家照片都是从其夫人陈婷手中拷贝出来的,张艺谋和陈婷夫妇授权给了出版社使用照片。而张艺谋提前看到了周晓枫的创作,惊讶之余表示尊重作者的创作自由,不予干涉和修改。

  《宿命:孤独张艺谋》一书中收录了周晓枫自2006年任张艺谋文学策划以来,与张艺谋一起亲身经历的真实事件,客观记录“二张”从“每周一次的到小伟家吃饭”的亲密无间到“号称‘兄弟’的两人割袍断义”乃至“确定无疑幕后黑手是张伟平”的决裂过程,揭露张艺谋与巩俐分手始末以及其超生风波等热点事件。

  周晓枫答疑

  写的是“宿命”不是“宿敌”

  问:这本书的撰写和出版是否经过张艺谋授意和授权?

  周晓枫:我从陈婷那里拷贝了他们家的影集交给出版社挑选,使用这些图像资料,出版社需要授权。涉及隐私,我需要让当事人知情;其他我作为旁观者的评论,不需要张艺谋授权。

  我动笔时没有透露消息,直到把完成的样稿交给张艺谋和庞丽薇,让他们核实时间、地点和人物等是否无误,只是为保资料的准确性。张艺谋见到打出来的十几万字,很惊讶,没想到我事先没有节目预报。

  关于我对张艺谋的评价,甚至讽刺和批评,他本人没有做出任何调整和修改,因为他认为那是属于我的看法和观点,他无权干涉。张艺谋渴望创作自由,也会尊重我的创作自由。

  问:这本书的写作中是否针对张伟平?

  周晓枫:如果《宿命》就是挑衅之书,那它没什么价值。请注意,书名是《宿命》,不是《宿敌》。

  我写的是张艺谋的性格和命运,张伟平和其他人物一样,只是刻画张艺谋所需要的素材。娱乐新闻热炒的“十宗罪”,把我的形象搞成替主子叫阵的狗腿子,非我初衷。

  其实在书里,我对张艺谋也不客气;换言之,我对张艺谋和张伟平都有批评,也都留了分寸。比如,我尽量不涉及隐私,尽量考虑彼此的尊严和面子。《宿命》不像媒体说的是一本复仇之书,我既无兴趣,也无体能去从事摔跤运动。

  问:你是不是认为张伟平是张艺谋和巩俐分手的罪魁祸首?

  周晓枫:张艺谋不是未成年人,他应该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一系列的问题,是张艺谋性格里的必然。张伟平只是起到外在的影响作用,虽然,是非常重要的影响作用。但把所有的不是都归罪于张伟平,不公道。

  而且,不能一辈子咳嗽,都赖小时候呛过一口奶。《宿命》里写了,二张分手之后,茶还没凉,张艺谋接着栽跟头。以我的观点,张艺谋现在也没接受教训,保不齐什么时候又得陷入麻烦。性格导致,这是他的宿命。

  问:很多事情并非亲历者,来源何处?怎证真伪?

  周晓枫:我的记录来自与当事者的沟通。张艺谋不是一个愿意主动倾诉的人,但我是个愣头青,分不清美人痣和疖子的区别,什么事儿都直眉瞪眼地追问,逐渐获得一些答案。书里涉及的人物众多,之所以有姓名、时间和地点,就是为了方便大家去查验真伪。

  Yuki在2012、2013年期间发文批评萧敬腾“是台湾败类”、“会骗财骗色”,更指经纪人林有慧(Summer)“是恶毒的女人”,老萧与Summer随后怒告Yuki毁谤,Yuki也不甘示弱,反告两人公然侮辱,今地检署正式起诉Yuki,认她所言属于“凭空谩骂”。

  至于Yuki不堪萧敬腾、Summer在媒体上多次批她骚扰,愤而提告两人公然侮辱一案,检方则发现Yuki私下确实曾送煲汤到老萧家,也曾与老萧机车合影,认为Yuki确实有骚扰事实,因此不起诉萧敬腾、Summer两人。

  问:你在书中写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现在还有担心吗?

  周晓枫:坦率地说,我不能预测后果,不知道埋伏在短暂或漫长道路的那端是什么,是否从此难以摆脱追剿的阴影。那些提醒我注意人身安全的朋友,那些慷慨为我提供避难所的朋友。真的,铭感于心。我本性善良懦弱,惧怕冲突。甚至我一边写,一边还在犹豫,要不然避实击虚,糊弄糊弄,向金老师交差得了。可我希望自己的写作能够“修辞立其诚”,结果,像个生性鲁莽的人不会说客气话了,写成这样。为什么,我不过讲几句实话,就要冒这么大风险?说假话,倒不需要勇气,因为不必冒风险,我想不通这里面奇怪的逻辑。陈梦溪

http://www.vertu888.com/qktRo/FUjLVmY.html

    A+
来源:http://www.leezpics.com,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日期:17/06/16  作者:足球投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