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起走过》秦汉重走父亲孙元良之路(图) 不清楚这样一个慈善赛怎么变成了涉赌

《我们一起走过》秦汉重走父亲孙元良之路(图)

秦汉与谢晋元之子谢继民祭拜谢晋元墓

  针对之前“涉赌”的消息,前日,汪峰工作室发出声明,称已委托律师搜集证据,将提起法律诉讼追究法律责任,维权到底。昨日汪峰转发了这则声明,并再次回应:“个别人以及个别无良的媒体,等待你们的将是法律的制裁!”他还表示:“我真的不清楚这样一个慈善赛怎么就变成了涉赌。”

  成都商报记者发现,在这份声明中明确提到了卓伟对其进行了不实报道。就此卓伟回应:“我微博转发的是他和章子怡一起吃饭的新闻,并没有说他涉赌。而我的评论是:‘赌坛先锋我无罪,影坛后妈君有情’,所以他在公开信里对我的指责我觉得莫名其妙。如果他非要认为我的微博文字对你进行了污蔑,对他的名誉进行了侵犯,那就是他的事儿了。”在卓伟看来,“起诉”是汪峰的权利,他一点都不关心。(记者 任宏伟 实习生 犹黎)

  6月18日电 在大银幕上,秦汉(本名孙祥钟)是《庭院深深》里的柏霈文,也是《滚滚红尘》中和林青霞爱得痴缠的章能才;但在银幕之外,始终儒雅的他,也是知名抗战将领孙元良的儿子。

  在纪念世界反法西斯及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秦汉应凤凰卫视《我们一起走过》栏目“重走战场”系列节目之邀,重走父亲的抗战之路,以行走的形式还原史实,向那段中华民族为保卫家园而奋战的历史致敬。在横跨上海、江苏、贵州、重庆四地后,此次拍摄17日收官,并将于近日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

  横跨四地寻踪名将抗战路

  孙元良(1901—2007),生于四川,毕业于黄埔军校一期,曾任国民革命军88师师长、第22集团军司令官、国民军第5绥靖区司令官等职。抗战期间,曾参加过淞沪抗战、南京保卫战、贵州独山等正面战场战役。

  《我们一起走过》栏目便以上海为起点,走访淞沪抗战纪念馆、谢晋元墓、上海市闸北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档案馆,四行仓库以及苏州河,其间还与曹聚仁之子、知名媒体人曹景行和谢晋元之子谢继民相约一同探访这些历史遗迹。

  随后,秦汉与栏目组先后前往江苏、贵州、重庆。在南京,走访了南京保卫战的历史标志地雨花台、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等地,对话历史学家孙宅巍,与孙元良老部下郭学礼连长之子郭永柱祭奠南京保卫战中壮烈殉国的88师少将旅长朱赤,探望南京大屠杀“活证据”、南京保卫战参与者的李高山老人。在贵州,节目组走访了独山战役的历史标志地黑石关、甲捞河,拜会曾经亲历血战的老兵们。在重庆,则走访了有孙元良诗词题刻的合川钓鱼城、孙元良曾住过近4年的北碚嘉陵江畔的花房子,以及当年抗战的重要决策地黄山蒋介石官邸。通过重走战场和与专家、亲历者、名人之后的对话,更鲜活地再现了历史的原貌。

  《我们一起走过》栏目将于近期分四集播出这次行走。此外,“重走战场”系列还将继续展开以知名将领为主线的历史行走拍摄。

  秦汉谈“重走战场”:这不是我个人的事

  影星秦汉与抗战名将孙元良,很少有人能把他们联系在一起,他们的父子关系更是少有人知。因为在秦汉幼时,迁居台湾后的孙元良便卸甲经商,而他也很少“提当年勇”,即便是秦汉问起,也“都用从没变过的四川话,你去看书好咯。”

  其实受父亲影响,秦汉对这段历史一直充满感情,几年前,他就曾以超低片酬参演了电影《南京大屠杀》,为的就是证明日军在抗战期间残杀中国百姓的暴行。而此次《我们一起走过》栏目的邀请,他也是毫不犹豫地应邀同行。秦汉说:“通常我是一个向前看的人,很少回头。有人说回忆是老年人干的事,但这次往旧岁月的追寻,不是回溯自己个人的事,不是与我无关的人、事、物。来之前我就有个想法,参加这个节目不是想标榜我父亲的事情。只是觉得当时战场上有很多中国军人,他们都很勇敢的牺牲自己的生命保卫国家,让我很感动。像这些当年淞沪会战、四行仓库之战的军人们,他们有很多人都叫不出名字,也不知道他是谁。这些没有面孔的无名英雄,应该要好好纪念他们。”

  在秦汉眼中,父亲一度骄傲、自负,严肃到有些木讷,不太爱开玩笑,但又确实蛮上进。“无论是他已经公开出版的回忆录《亿万光年中的一瞬》,还是那本只在我们家人间流传的《地球人孙元良流水账》中,他都是少话,坚毅,这次重走他走过的路,算是让他原本在书上的形象立体、丰满起来了。”

  当这位资深国民偶像被问及是否会接拍一部“抗战剧”,秦汉笑称自己“岁数有点老了”,但他觉得“当代应该每隔十年都要拍一部八百壮士题材的电影,让最当红的明星去演,这样这段历史才不会被忘记。”

    A+
来源:http://www.leezpics.com,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日期:17/05/23  作者:云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