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被拐7年后逃脱 给人300元帮忙哭

  本报讯 记者邓新建 通讯员李嘉靖女子在被拐7年后报案,经过近1年侦查,近日,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办案人员将犯罪嫌疑人杨某文在云南老家抓获。

  2014年7月,受害人小红(化名)向公安机关报案,称于2007年9月在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打工期间,被云南老乡杨某文、杨某忠叔侄二人以找高薪工作为名,骗卖至河南省汝南县一户人家做老婆,次年又被转卖至另一户人家。 

  有商家提供“代客扫墓”服务,“代哭”、跪拜明码标价 多数市民觉得“没诚意”

  广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马上展开调查,发现受害人先后经历两次被卖,且期间一直受到禁锢和虐待,更多次遭遇强奸、殴打。被拐的7年时间里,受害人被迫生育了两个孩子并做了绝育手术,其间也曾尝试以喝毒酒和割脉等方式意图自杀均未遂,虽最终都被抢救过来,但对其身体和心理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受害人在随同“丈夫”到广东深圳打工期间,才辗转逃脱并到广东省阳江市找到在当地务工的父母,并在父母的陪同下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电影《私人定制》当中,顾客只要花钱,任何事情都可以定制,其中“代客扫墓”的情节尤其让人记忆犹新。而现在清明将至,网上也刮起了一股“代客扫墓”之风,“500元扫墓,300元代哭……”明码标价的“代客扫墓”业务已然商业化。

  尽管有市民对“代客扫墓”表示理解,但大部分市民则认为太拘泥于形式,没有达到扫墓真正的目的。东莞民俗专家张铁文则表示,古代也有“代扫墓”,但都是叫亲朋好友或者村里人,如果花钱请一个非亲非故的人扫墓,那就失去了祭拜的意义了。

  没空返乡雇人拜祭

  今年清明,家乡在湖北襄阳的罗淑韵一家采用了网络代客祭祀的方式扫墓。作为新莞人,罗淑韵全家人从十多年前起陆续迁移到东莞定居。由于清明很难抽出时间,回乡扫墓成为奢望。

  “最近听说有网络祭祀,今年发现家乡也有了这项服务,决定尝试一下。”罗淑韵说,在网上选择了一家代客扫墓的代理,交费500元,项目包括扫墓鞠躬拜访鲜花,最后还会将扫墓的情况拍照和做成视频给客人。

  罗淑韵表示,扫墓肯定亲自去好,但是今年全家人实在抽不出时间,出此“下策”实属无奈。

  “代客扫墓”生意一般

  “为各位因事因公不能回家、需向已故亲人略尽孝心、祭拜,我们提供体贴入微的服务供孝子们选择,代扫墓500元,代哭加300元……”清明节将至,但很多人因各种原因不能回老家扫墓,一些商家看准时机,开通了“代客扫墓”业务。

  昨日,记者在某著名电商上搜索“代客扫墓”,一共出现了50家店铺,但从网上交易量来看,似乎交易的人并不多。搜索结果显示,销量排名最靠前的是一家上海的店铺,近一个月仅成交了2笔业务,此外还有一家成交了1笔,其他48家店铺的交易量均为0。

  在一家提供扫墓代理的网店,网页上列出了具体的服务内容和收费,并称还可以添加一些额外服务,比如单人跪下叩头三个,每人增加100元等,如果顾客需添加其他服务,可再作详细商议。

  顾客大多是年轻人

  上述网店老板郑女士开寿衣花圈店已经十几年,但在网上开店还是上个月的事。

  郑女士说,一般选择“代扫墓”的人都是因为没有时间或者出差在外,而且一般也只是做本地生意。“当然如果加价的话,也可以提供非本地的远程服务。”郑女士说,他们有一个服务团队,因为行业比较特殊,所以大部分都是男性工作人员。

  郑女士说,清明节临近,生意多了很多。“我们的服务也是很齐全,除了一般的扫墓还有‘代哭’,不过需要加300元,但选择这个项目的人并不是很多。”郑女士说,现在来看,选择“代扫墓”的人大多是年轻人,也有一些不能回家的海外华侨。

  声音:

  市民:拜祭还是要亲自上阵

  对于“代扫墓”,记者在东莞市区随机采访发现,大部分市民都表示不赞同,但也有部分市民表示理解。“清明只有那么两天假,哪有时间回去扫墓啊。”来自甘肃的姚女士说。

  来自江西的李先生说:“让别人帮忙肯定不行,自己亲自回去烧烧香啊磕磕头啊,这样才能显出诚心啊。”

  专家:“代扫墓”不会成为主流

  “古代也有‘代扫墓’,但一般都委托亲朋好友或者同村人。”东莞民俗专家张铁文认为,扫墓这样的事最好还是自己去,如果实在没有时间,可以委托亲人或者朋友,也可以在网上拜祭。“如果只是为了形式,花500人找一个非亲非故的人去扫墓就失去了祭拜的意义了。”张铁文说。

  东莞理工学院社会学教授阎江则认为,要用宽容的态度来看待“代客扫墓”这种现象,尤其是东南沿海城市,由于人口迁徙,这种现象比较突出。阎江表示,中国传统习俗强调血缘,强调地方性,所以春节清明这种传统节日的核心要义还是要亲自到场。不过,他也表示,有些人确实不能亲自回乡祭扫,“代客扫墓”也不失为一种新的选择。

  但阎江表示,“代客扫墓”这种祭扫方式不会成为主流,充其量是作为主流选择的一种补充。有人提供这种商品服务,说明它有市场,但花钱可以买来形式,却很难通过这种方式传递真正的情感。

  相关新闻:

  汽车东站:

  客流高峰明日到来

  本报讯(记者吴城华 通讯员寮宣)记者昨日从市汽车客运东站获悉,该站预计4月4日下午出现清明节前的客流高峰,将发送省内外旅客达1.5万人次。据了解,今年的车票价格比往年略有上涨,每张车票增加1元~30元不等。此外预计受强降雨影响,届时可能还会出现汽车晚点现象。

  记者昨日在汽车客运东站看到,虽然还没到清明节,已有不少市民前来购票回家了。据了解,该站3月26日就开始预售清明节车票,省内以珠三角地区为主,省外以广西、福建、湖南、江西等为主。该站已经积极部署,做好运力和人员调配等各项工作。

  市殡仪馆:

  80具遗体无人认领

  本报讯 (记者黄江洁)记者昨日获悉,目前市殡仪馆冷藏车间仍存放着80具无人认领的遗体,这些遗体都是一年以上无人前去处理的。其中,时间最长的一具遗体从2003年存放至今,长达11年。

  据介绍,这具存放了11年之久的遗体,经办单位是派出所,但派出所后来撤销了,而家属又一直不同意处理,导致超期存放。此外,市殡仪馆冷藏车间还有很多存放了四五年的遗体。

  “这些无人认领的遗体主要是医疗纠纷、交通事故、刑事案件等,由于长时间的上诉索赔,很多家属要求拿到赔偿款后再处理遗体。”该负责人称,还有部分家属无法联系,甚至明确表示不再去处理遗体。

  “不经家属同意,我们不能强行火化。”该负责人无奈地表示,这些遗体占用了冰库资源,影响了殡葬服务的正常运行,很是棘手。

  广州市公安机关接办该案时,距受害人初次被拐卖已时隔7年之久。公安局刑警支队民警根据事主提供的情况,利用各种信息系统开展了大量的深入调查,发现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杨某忠因涉及另一宗拐卖案件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调查该案之时刚被假释。另一名犯罪嫌疑人杨某文在2007年拐卖受害人后,一直藏匿在云南老家。此地位于广南县南部,地处山区,十分偏僻,自然环境恶劣,进村通道只有一条狭窄的简易山路,外来人员进入会十分显眼。杨某文居无定所,游手好闲,一发觉风吹草动,就马上逃往村后深山,这些都给侦查抓捕带来很大的困难。 

  经过几个月的周密部署和艰苦侦查,今年5月21日,在随时发生泥石流的崎岖山路上连续守候多日的民警,终于发现犯罪嫌疑人杨某文的踪影,并迅速实施抓捕,将其成功抓获并顺利押解回广州。

  该负责人说,虽然按照相关规定,逾期6个月不缴寄存费的话,市殡仪馆公告60天仍无人认领,殡仪馆可自行处理,但现在馆内还放得下这些遗体,因此暂时还没有将其自行处理掉的计划。文/记者吴城华、彭筱璐、刘文彬

    A+
来源:http://www.leezpics.com,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日期:17/05/12  作者:博彩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