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偷黑摩的拉活 消费者沦为商家“金主”

     23岁的牛某偷了一辆黑摩的拉活挣钱,结果第一天就被失主发现并被抓。近日,通州法院以盗窃罪判处牛某拘役4个月,缓刑4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

    2013年8月16日凌晨2时许,牛某到通州区马驹桥镇兴华家园一个单元门口,使用事先准备好的钥匙将肖先生停放在那里的一辆三轮摩托车窃走,价值3600余元。同日晚7时许,牛某驾驶这辆三轮摩托车在通州区马驹桥镇中心小学对面路边趴活,被肖先生发现并抓获,赃物已扣押并发还。

  刚刚推出“充500送400”等活动,在上海有至少6家门店、主打怀旧牌的“年代秀饭堂”一夜之间就关门了。

  这并非第一家跑路前违规发卡“捞一笔”的商家,“玛花纤体”“康骏养生”“代官山日料”……众多消费者蒙受损失却申诉无门。

  有业内专家认为,预付卡相当于消费者借给商家一定期限的免息贷款,商家分次偿还即可,这种不需要审核信用、没有抵押的无息贷款对于商家来说,简直就是“金主”撒钱。

  “年代秀饭堂”跑路坑了消费者又坑供应商

  红领巾水手服、老台灯……“年代秀饭堂”一直因店内特有的年代情怀主题,以及便宜的价格,备受消费者的青睐,甚至有不少白领将其作为午饭“食堂”。可就从2月29日开始,其在热门商圈的6家门店居然统一歇业了。

  “过年前我们几个同事一人出100元,参加充500送400元的活动,结果才吃了300多元,就遇上了跑路!”在“年代秀饭堂”天津路门店附近上班的小秦气愤地说,年后就发现他们店菜品非常不全了,比如黑糖糍粑过年之后就一直没有,一顿饭的上菜时间要一个小时,只能派一个同事先过去点菜。不过这家店人气高主要是因为真便宜,原价和外婆家菜品价格相近,充值之后再打折,折算下来就更便宜,四个人吃午饭一共只花十几块钱。

  记者3月1日下午来到“年代秀饭堂”的天津路门店看到,大门紧锁,门口有不少红色油漆留下的字迹,写着“老板不发工资跑了”“欺骗消费者”等字样。隔壁“年代秀客栈”的老板也吐起了苦水,“就因为我们挨在隔壁,招牌名又是一样的,消费者都以为我们是一家的,还影响了我们的商誉,我都考虑去工商改店名了。”

  沙发上,一位40来岁的女士说,“消费者最多也就是1000元的损失,我是他们的茶叶供货商,他们欠了8万的货款还不知道要不要得回来呢,财务的电话早就不接了,听说还有的供应商几十万元货款没收回来。”

  而位于西藏中路的雅居乐国际广场物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楼上的“年代秀饭堂”还欠了好几个月的房租,物业也打算进行民事诉讼。

  跑路前违规发卡“捞一笔”上海数万商家发卡仅300备案

  记者了解到,预付卡分两种,单用途和多用途。上述“年代秀饭堂”的充值卡属于单用途的。早在2012年,商务部就发布了《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其中明确规定,单用途预付卡归各级商务部门管,发卡企业应在开展此业务之日起30日内前往各级商务主管部门备案。要是不备案还逾期不改正,要被处以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

  但问题就来了。首先,街头小巷、张三李四都在发卡,真去备案了吗?记者查询发现,上海商务委2016年2月最新公布的预付卡备案企业中,并不包含上述“年代秀饭堂”的股东上海小梁园年代秀餐饮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也就是说,这一发卡行为完全是违规的。跑路企业几个月前就开始欠房租、跑路前却还在卖卡。

  上海市单用途预付卡协会执行副会长范林根表示,目前上海办理了备案的企业有366家,而没有办理备案的企业有数万家,“办理备案的都是大企业,没办理备案的多是小企业,也是倒闭风险较高的企业。”

  其次,对于这些不备案的企业,监管部门做了啥?范林根说,尽管有了“办法”,但该《办法》并没有对所有商家进行强制规定,对违规企业的处罚也很轻,是一个主要靠企业自律的“软办法”。而对于没有法人资格的个体工商户来说,制度则存在一定的监管盲区。越来越多的企业采取“预付卡式”的经营模式,这显然暗藏着巨大的社会风险。

  预付卡销售规模近万亿大量发卡行为未纳入监管

  别看一张预付卡金额不大,积少成多风险不可小觑。据上海市商务委数据统计,2015年一季度上海348家备案企业覆盖2100多个网点,共发卡3143万张,发卡总额为106.5亿元。

  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情况的报告指出,有关部门估算,2014年国内预付卡销售规模为9068.8亿元,一半以上经人民银行批准或商务部门备案,但仍有大量发卡行为未纳入监管。

  有业内人士指出,预付卡这个事说白了就是消费者在商家那里买了个饼,每次只拿一小块吃,结果商家不是把消费者买这个饼的钱给保管好,而是拿去给“隔壁老王”了。借钱还有利息,这预付卡相当于消费者借给商家一年的免息贷款,商家分次偿还即可,这种不需要审核信用、没有抵押的无息贷款对于商家来说,简直就是“金主”撒钱。

  “预付卡问题频发暴露出的其实是各地商务部门监管不力,事前备案也要加强事后监管。打个比方说,你等着坏人上门敲门说,我经营不善要倒闭了,这是不可能的。监管部门要走出办公室,主动督促发卡主体备案,将其纳入监管范围。”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说。

    庭审中,牛某认罪,称自己为了生计想偷辆黑摩的拉活赚钱,偷车前踩过点。他表示以后一定靠自己劳动挣钱,不再干违法的事。

    通州法院认为,牛某的行为构成盗窃罪,鉴于他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当庭认罪悔罪,赃物已起获发还,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记者裴晓兰)

  也有监管部门相关负责人向记者吐苦水:一是缺人,预付卡虽然有了“娘”,但这个“娘”的“娃”太多,双手难敌数拳,根本管不过来;二是难管,曾经想过要推行专款专用,但却没有第三方机构愿意充当这个“看门人”;三是缺钱,就算是有人管这个钱,真跑路了这点钱到底是给供应商、给物业还是给消费者,也很难办。

  范林根认为,最好的还是发挥信用体系的作用。如果一个卷款而逃的老板到哪都高铁不能坐、宾馆不能住、公司没法开、房子不能买的时候,恐怕才能让这种跑路的坏人少一些。

原文:http://www.cbzxwsy.com/IcHnDni/gTsyZiux0d1.html

    A+
来源:http://www.leezpics.com,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日期:17/06/19  作者:新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