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光宇艺术展将开幕 脱衣审案引罪犯伏法

《大闹天宫》手稿(局部)

《大闹天宫》手稿(局部)

王阳明像

  说起孙悟空,人人都记得动画片《大闹天宫》里红鸡心、绿眉毛、一身黄色衣服的美猴王,但美猴王的美术设计张光宇先生,却几乎是被大众彻底遗忘了。

  明天,“中国现代主义大师——张光宇艺术展”将在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开幕,展出张光宇的绘画、设计、插图、漫画、家具、动画等各类代表性作品300多件(组),其中包括《民间情歌》、《西游漫记》、《神笔马良》、《大闹天宫》等经典作品的手稿,全面呈现了这位二十世纪艺术大师的时代、艺术与人生。

  这也是张光宇的作品首次在上海完整展出。

  动画片《大闹天宫》中的美猴王

  就是他设计的

  1945年,张光宇创作完成了《西游漫记》,这个作品后来成为中国美术史上的经典之作。

  上世纪60年代,创作《大闹天宫》的动画形象时,许多元素便源于此,之后中国影视动画对孙悟空的视觉塑造就再也没有走出这个圈圈。

  与美猴王形象的深入人心相反,它的美术设计者张光宇先生,却越来越被人们淡忘了。

  这或许和张光宇一生都在“跨界”有关。

  张光宇是中国现代漫画运动的奠基人之一,但他同时又在工艺美术、出版、设计、动漫、美术教育等领域有很深造诣。没能让他进入公共视野的,另一个原因在于,时代对于民间艺术并不公允的评价和他的过早离世。

  甚至,当年《大闹天宫》出来后一片叫好,媒体在报道中只提万氏兄弟和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为此,万氏兄弟特意致信张光宇,意思说你才是《大闹天宫》创作者中最重要的人物,并为宣传中的疏忽表示歉意。

  漫画家丁聪曾在文章中回忆,文革后,电影院重放动画片《大闹天宫》,年轻人惊呼“这才叫艺术”,以为电影的美术设计张光宇“是个新人”。丁聪说,自己当时“又气又喜”。

  几十年前,《装饰》杂志曾出版特刊纪念创刊人张光宇,当时的文艺界名宿——夏衍、吴祖光、叶浅予、黄苗子、丁聪、张仃、华君武、黄永玉等人纷纷撰文,对这位早逝的漫画家、装饰艺术家、设计家不吝赞美,称他是“真正的大师”、“亚洲的骄傲”、“一面旗帜”……

  然而,回音寥寥,张光宇依然寂寞。

  国徽上采用天安门形象

  就是他提议的

  本次展览以“中国现代主义”为主题,一方面试图揭示这位被遮蔽的中国现代主义艺术大师的光辉,另一方面也希望通过本次展览重新解读张光宇和他的时代。

  展览分七个专题,分别为:海上风情、时代新声、艺术战士、中国包豪斯、东方迪斯尼、新中国美术设计师、光宇风格,立体地呈现了张光宇的艺术创作和历史地位。

  其中,大家最喜闻乐见的,一定是东方迪斯尼。

  张光宇于1945年创作的《西游漫记》,是中国美术史上的经典之作。

  他后来说:“余作西游漫记时深受各种影响,如编剧、分幕以及色彩的运用等都加以注意,所以后来有人称为花花绿绿的一大套,简直是五彩卡通片云。所以后来美术片厂请我设计大闹天宫的人物造型时,就比较的熟练了。但这里要注意的,我不是专门模仿所谓西洋的东西,其中是有我们的民族特色在内质之。”

  张光宇在动漫、动画领域的诸多探索,正是中国动画事业发展的宝贵财富。

  张光宇的贡献不止于此:1949年12月,他来到北京,担任中央美术学院实用美术系代理主任,参与了一系列新中国的重大美术设计工程。他是国徽设计组的主要成员,并且是在国徽上采用天安门形象的提议者。

  今天,能够看到这些保存完好的张光宇先生的作品,要感谢他的夫人。张家经历战乱,浪迹全国,但张光宇夫人一直都把先生的作品带在身边,所以才有了此次的展览。

  人物名片

  张光宇 1900年8月25日出生于江苏无锡,自幼酷爱美术,曾随祖母学习剪纸。

  14岁到上海跟人学画布景,早年在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广告部画月份牌年画。后与他人创办东方美术印刷公司、时代图书公司,编辑出版《上海漫画》、《时代漫画》、《独立漫画》等杂志。

  1950年到北京,先后任中央美术学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曾当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1964年逝世,终年64岁。

  陈丹青这样评价张光宇

  “毕加索加城隍庙”——抑或“城隍庙加毕加索”——是高度概括张光宇先生的传神之语,此语指向明清民间美术与欧洲现代主义资源,二者相加,民国时期上海的文化发展程度可见。

  张光宇先生的真价值、真贡献,一语道破,应在中国现代商业美术。尽管直至今天的中国,“商业美术”的说法与位置都未必得到认可,但“商业美术”却真正实现了最大范围的全民“美育”——千千万万青少年及平民家庭也正是张光宇先生的大市场与受益者。

  王阳明一生皆是传奇,年少叛逆却成大器,一介书生却能用兵,更创立心学,影响直至500年后。

  少年立志

  先普及一下知识,王阳明的大名叫做王守仁(1472年10月31日~1529年1月9日),汉族,幼名云,字伯安,别号阳明。浙江绍兴府余姚县(今属宁波余姚)人,因曾筑室于会稽山阳明洞,自号阳明子,学者称之为阳明先生,亦称王阳明。

  小时候,王阳明问老师:“何为天下第一等事?”老师见小小孩童竟有如此悟性,笑答:“第一等事当然是好好读书,考取功名。”只见这四尺孩童反驳:“依我看,天下第一等事乃是做圣贤!”这一句话,就奠定了他以后要走的路。

  后世有人这样评价:明只一帝,太祖高皇帝是也;明之一相,张居正是也;那明若一贤,王阳明是也。

  《论语》中说: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立志一定要高远,王阳明早在孩童的时候就立志做圣贤,的确有圣人的气概。

  机智脱险

  1505年,正德皇帝继位。正德皇帝是明代最风流成性的天子,他荒淫无道,整天与一帮太监混在一起,游山玩水,酗酒逞强,把朝政当儿戏,只听任刘瑾等宦官胡来。刘瑾狐假虎威,朝政大坏,凡有良知的官员都痛心疾首,但大部分官员选择了趋炎附势。正德元年(1506年)冬天,正直官员戴铣、薄彦徽等20多人上书正德皇帝,要求严惩刘瑾一伙人,结果反被打入死囚大牢。

  当时任兵部主事的王阳明出于义愤,冒死和其他人一起上书为这些官员辩护,请求释放他们。正德皇帝看了奏疏,极不耐烦地对刘瑾说:“这些小事就不要烦我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刘瑾此时正对王阳明等人恨之入骨。他当即下令,将王阳明重打四十大板,谪迁至贵州龙场,当一个没有品级的驿丞。尽管这样,刘瑾仍不想放过王阳明,他暗中派人尾随王阳明,准备在途中将他害死。

  王阳明行至钱塘江,遇到了刘瑾派出的杀手。他急中生智,乘夜色跳入江水,并把自己的衣物留在岸边,制造了投水自杀的假象。浙江官府和他的家人都信以为真,在钱塘江中四处寻找尸体,还在江边哭吊了一场。王阳明潜逃到福建,想隐姓埋名,了此一生,又担心影响家人的安全,只好想方设法避过追杀,到贵州赴任。后来刘瑾倒台,王阳明被重新起用。

  龙场悟道

  阳明心学的起点是“龙场悟道”,它奠定了王学的基石,并构建起“心即理”——“知行合一”——“致良知”的基本理论框架。倘若不经此“大彻大悟”,王学恐怕很难臻于炉火纯青的境界。

  话说王阳明被廷杖四十大板之后,发配到龙场,一住便是3个年头。王阳明惨遭此祸,心境自是孤独、寂寞、苦闷、悲戚。他由繁华、恬静、文雅、舒适的万户京城,陡然漂落到偏僻、荒凉、寂寥、冷漠的龙场,举目无亲,衣食无着,不由得产生一种巨大的失落感,仿佛由天堂坠入地狱,跌入万丈深渊。他自知无处申冤,万念俱灰,唯有生死一念未曾了却,于是对石墩自誓:“吾惟俟命而已!”他心乱如麻,恍恍惚惚,悲愤忧思无法排解,终夜不能入眠。起而仰天长啸,悲歌以抒情怀。诗不能解闷,复调越曲。曲不能解闷,乃杂以诙笑。在此绝望之中,是淳朴善良的龙场人给予他无私的援助,使他看见了一线希望的曙光,有了生活的勇气,重新站立起来,与命运抗争。

  他用“生命的体验”来面对人生,面对残酷的现实,走上一条艰苦、独特的道路,从而成为他人生中的一大转折,成为他学术思想的新开端。龙场在万山之中,“书卷不可捣”,于是他默记《五经》要旨,但凭自己的理解去领悟孔孟之道,忖度程朱理学。这一改变,使他摆脱了世间凡俗,跳出了“以经解经”、“为经作注”的窠臼,探索到人生解脱之路。

  王阳明在龙场附近的一个小山洞里“(把)玩(周)易”,在沉思中“穷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心境由烦躁转为安然,由悲哀转为喜悦,一种生机勃勃的情绪油然而生。在龙冈,他写成了《五经臆说》,以其极富反叛精神的“异端曲说”向程朱理学发起猛烈轰击。谪居龙场3年,使他最受感动的就是那些朴质无华的“夷民”,他们非亲非故,却能拔刀相助,为他修房建屋,帮助他渡过难关。这与京城中“各抢地势、钩心斗角”的情况相比,有如天渊之别。他体味到人间真情,深感“良知”的可贵,从中得到新的启示和灵感。

  在龙场这既安静又困顿的环境里,王阳明结合历年来的遭遇,日夜反省。一天半夜里,他忽然有了顿悟,认为心是感应万事万物的根本,由此提出“心即理”的命题,认识到“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误也”。这就是著名的“龙场悟道”。

  王阳明在这段时期写了“训龙场诸生”。其众多弟子对于他的“心外无理,心外无物”理论迷惑不解,向他请教说:南山里的花树自开自落,与我心有何关系?他回答说:“尔未看此花时,此花与尔心同归于寂。尔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尔的心外。”

  脱衣审案

  在龙场期间,有一次,王阳明捕获了当地的一个强盗头目。强盗头目在受审时对王阳明说:“我死罪难逃,之乎者也、道德廉耻我不想听了,要杀要剐你就痛快些!”王阳明说:“我不跟你谈道德廉耻。今天真热啊!咱俩把外衣脱了,再来审案!”强盗正被捆得难受呢,当然喜欢这个建议。两人把外衣脱了,王阳明又说:“怎么还这么热呀!咱俩把内衣也脱了吧!”强盗又依了他。于是,大学问家与强盗头目在公堂上都光着膀子。

  王阳明又发话了:“还是热得不行!我俩把裤子也脱了吧!”强盗头目愣了半天,又依了他。到此,两个人只剩下了一条内裤。不想王阳明又来了个提议:“罢了!罢了!咱俩还是把裤头也脱了吧,图他个轻松自在!”

  那强盗头目一个劲地摇头:“这可使不得!万万使不得!”于是,王阳明开始了因势利导:“为什么使不得?说明你内心还有一些羞耻感。这羞耻感何尝不是道德良知的一些表现呢?看来我还是可以跟你讲道德廉耻的!”至此,强盗头目被彻底折服,乖乖地认罪伏法。

  平定谋反

  1519年,居住在南昌的宁王朱宸濠举兵叛乱。蓄谋已久的宁王组织了十万大军,顺江而下,势如破竹,准备一举拿下南京,自立皇帝。时任赣南巡抚的王阳明奉命阻击。他采取围魏救赵战术,直接攻打宁王的老巢南昌。宁王首尾无法兼顾,只好回师救援,双方大战于鄱阳湖上。

  期间,王阳明下令将写有“宸濠叛逆,罪不容诛;协从人等,有手持此板,弃暗投明者,既往不咎”字样的免死牌,扔入鄱阳湖中。后来,叛军几乎人手一块,军心哗变。朱宸濠仰天长叹:“好个王守仁,以我家事,何劳费心如此!”就这样,在短短30多天的时间内,一场危及江山社稷的叛乱,几乎是在王阳明的谈笑之间就灰飞烟灭了。

  现在,中国的孩子十之八九迷恋日本美国的卡通画、卡通片,孩子不晓得中国有过张光宇;沪上曾经鲜蹦活跳的商业美术,如今也只剩美术界唯利是图的商业化,而不见优异新创的商业美术——这是大荒谬,这是大问题。

  (摘自《作家文摘》)

    A+
来源:http://www.leezpics.com,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日期:17/06/16  作者:全讯网新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