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五省区拟抱团“丝路书香出版工程”共谋发展 好友追忆:默默贡献不张扬

西北五省区拟抱团“丝路书香出版工程”共谋发展

图为西北五省区“丝路书香出版工程”工作协作会现场。 罗云鹏 摄

  古琴大师成公亮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昨天17点39分去世。记者昨夜连线成公亮的同窗好友、古琴大师龚一。龚先生连声说:“没想到啊,之前,他生病期间还那么乐观,说‘医生说我还有多久多久,你看,我早已超过了。’”并且,龚一最近还和成公亮约好,下周去南京探望他,“没想到这一约就这样落了空”。

  龚一回忆起和成公亮从1957年开始的同窗生涯,“公亮兄长我半岁,我们之间的‘情结’打得很深、很牢”,龚一说。

  西宁6月15日电 (罗云鹏)15日,记者从西北五省区“丝路书香出版工程”工作协作会上获悉,今后该区域将借“丝路书香出版工程”建立工作协调机制,互助互惠,共享资源,共同发展。

  “丝路书香出版工程”是中国新闻出版业唯一进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重大项目,于2014年12月5日正式获得中宣部批准立项,规划设计到2020年,其中2014至2015年重点项目包括5大类8项,涵盖重点翻译资助项目、丝路国家图书互译项目、汉语教材推广项目、境外参展项目、出版物数据库推广项目等。

  “‘丝绸之路’历史文化内涵极其丰富,是自然与人文共生的标本,千年丝路本为书香之路。”陕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陆柯仑说,“丝绸之路从来都是交流、融合、共赢之路,五省区协作有着必然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西北五省区是保障西部地区和谐稳定的力量共同体,区域协作直接关系到国家西部边疆和向西开放战略通道的安全。”甘肃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乌恩奇建议在今后的工作中加大互通信息、联动协作、传承创新传统文化、古籍整理和保护以及繁荣发展少数民族内容的力度。

  宁夏回族自治区新闻出版广电局出版管理处处长谌敦金介绍,今年来宁夏发挥了回族地区的特色和优势,与中东、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世界的出版交流与合作,扩大了版权贸易和对外合作规模,正在积极拓展“走出去”项目。

  这份“情结”从两人读音乐附中时就开始了,“我们读附中的时候,校长经常利用早锻炼的时间训话,西北风吹得大家直哆嗦,校长还不停地讲:‘你们每一个人都是国家花2000元培养的!要懂得感恩!’成公亮这人很调皮,他能把校长的口音学得惟妙惟肖,逗乐我们所有人,当然除了校长之外。”龚一说起自己的老同学,话语里透着笑意,美好的回忆更给成先生的逝去平添了一份伤感。

  成公亮先后师承梅庵派大师刘景韶和广陵派大师张子谦,在演奏技法上更多地继承了广陵琴派的风格。广陵琴派具有300年的历史,善于变换指法,成公亮的声音处理尤其细腻丰富,表达内心的情感可达极致。

  作为同门的龚一回忆说,张子谦老师的子女常年住在天津,学生们不忍心看到老师孤零零的,“我们几个一直轮流陪伴老师,我和成公亮跟张老师的关系算得上亦师亦友,陪伴老师对我们来说是应尽的义务。”龚一说道。

  成公亮有两张名琴,一名“忘忧”,一名“秋籁”。“忘忧”制于明代,成公亮往往用她弹奏《潇湘水云》《龙朔操》(《昭君怨》)等充满忧患、怨恨、凄迷和伤感的曲子。前者表现了一位古代君子伫足烟波云水之间,凝望残破的河山;后者表现了一位具有深沉远智的美人,无奈而忍恨地将自己的命运交给历史去安排,汉家女儿的红颜,消褪于朔北大漠的风沙之中。“秋籁”音色柔和,是成公亮心爱的宝贝。听“秋籁”琴弦发出的声音,手指在琴弦上滑动的声音,甚至成公亮随着旋律起伏呼吸声,共同构成了完整的音乐,可真切地感觉到她是活生生的。

  成公亮的学生郭平回顾老师这些年的成果,感叹他做成了很多事:打成了《文王操》,并与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合作,录了音;随后打成了《遁世操》《忘忧》《凤翔千仞》《孤竹君》;花费巨大心力创作了长达70分钟包括八首曲子的古琴套曲《袍修罗兰》;接着又打出了《桃源春晓》《明君》;又将阿炳的二胡曲《听松》改编成琴曲。这些曲子,大多陆续出版了CD,并公布于自己的“秋籁”网站上,使天下的琴人都有机会分享他的成果。

  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新闻出版广电局图书出版管理处处长张新革介绍,新疆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缘和人文区位优势,目前“走出去”书籍的品种在不断增加,诸如“四大名著”已翻译成阿拉伯文和土耳其文、维吾尔族《十二木卡姆》已翻译成英文、柯尔克孜族《玛纳斯》已翻译成吉尔吉斯文以及斯拉夫文落户国外,下一步新疆将于兄弟省份一起探索“丝路书香出版工程”协作之路。

  青海省文化和新闻出版厅副厅长康海民表示,建立“丝路书香出版工程”工作协调机制可以发挥西北五省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区位优势,积极参与国家重大出版工程、民文出版工程、古籍整理出版工程、重点学术期刊等新闻出版精品工程,共同繁荣“丝绸之路”西北沿线的文化发展。(完)

  “一曲名闻天下的《忆故人》,那种幽婉悲怆,不知有几个人能承受得住。”龚一说,成公亮的境遇,并不能算顺遂,生活给他的,是实实在在的负担,“经历分到贵州、调到济南、转到南京,辗转多地,后又经历婚变、丧父之痛,公亮兄其实颇有些郁郁不得志”,但是尽管肩负为人父、为人子的责任,成公亮还是在古琴事业的传承上默默做着贡献。

  作为中国古琴界泰斗级的人物,成公亮深知自己在古琴传播上的责任,“他经常到各个高校讲课,为古琴的传承作出了极大的贡献,他那种默默贡献不张扬的精神十分令人钦佩”。龚一说,失去成公亮是古琴界的损失,因为他是一位真正有能力为现代古琴界做很多事的人。 ■本报记者 周敏娴

本文转载于百家乐技巧大全http://www.91zhengpin.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A+
来源:http://www.leezpics.com,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日期:17/06/10  作者:十大博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