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碗背后的喜丧文化 出处系常造假英文网站

  市民收到的寿碗 成都商报记者 王勤 摄

格伦宁在律师陪同下出庭受审

  成都商报记者 宦小淮

  到成都生活已经十多年,44岁的泸州人王先生参加过无数葬礼,每次葬礼他都会收到一个“寿”碗,前前后后已经有20多个,但他一个也没留下。“感觉还是有点不舒服。”住在成都龙潭寺的王先生说,这在当地是一种习俗,但他知道很多人和他一样把碗都扔了,感觉这样就很浪费了。

  不愿收

  葬礼上收碗

  觉得晦气

  上周,王先生一家三口来到龙潭寺某小区,参加了自己一远房亲戚的葬礼,在宴会上,主人家将宴会上使用的饭碗赠送给了前来吊唁的亲朋好友。王先生虽然拿了三个碗,但是并没有带回家,而是扔了。“我们那边只有寿宴才有送碗的习惯。”王先生是泸州人,他还是觉得葬礼上拿的碗有些晦气。“前前后后扔了20多个碗。”王先生也认为很可惜,毕竟这些是主人家精心准备的。“但是哪个用嘛?”王先生表示,放在橱柜里,就能想到有多少亲朋好友去世了。

  据他介绍,这些碗有红色也有青色,和自己家里的色调不一致。“这次葬礼坐了30多桌,每桌有10个人。”他还特意向亲戚打听了一下,一个碗的价格是5块钱。“扔了还是可惜。”他认为,这种风俗还是有点浪费。

  为何送

  将长寿

  分享给宾客

  杨先生是一个老成都人,他认为送碗是一种善意的心理,把长寿分享给更多的人。据杨先生介绍,丧宴送“寿”碗是一种风俗,只有年满80岁的老人去世才会向宾客送碗,“并不是所有丧宴都会送。”杨先生的母亲在80多岁的时候去世了,他在举办葬礼的时候,专门找到了订制寿碗的公司,做了110个红色饭碗,并在碗上刻了“寿”字。

  杨先生还特意将这些碗装在了一个小袋子里,装上了香皂和毛巾。“这是一种礼仪,是对前来吊唁的亲戚朋友的答谢。”杨先生特意选择了18元一个的碗。在他的印象中,10多岁的时候就知道有这种习俗,但那时并没有专门送的碗,都是自己丧宴上吃完后宾客自己拿走桌上的碗,后来经济条件好了,才专门订制。

  王先生远房亲戚所在小区的物管经理卢先生说,小区的老人过世都会在小区内办一场坝坝宴,桌子凳子都是外面借来的,并专门请了白案厨师,老的习俗还是在新的小区延续了下来。卢先生说,自己是自贡人,他们那边没有这种送碗习俗,但是在丈母娘的解释下,他还是接受了这种方式。“他们说这象征着长命百岁,还专门给家里的小孩用这个碗”。

  今年51岁的小区居民叶先生和家住金牛区的周先生都认为,这种习俗是可以接受的。“如果认为晦气,那么葬礼都不用去参加了”。在文化单位上班的周先生抽屉里放了三四个寿碗,其中有些就是葬礼上拿回来的。他将其中的一个碗拿来喝咖啡。“这比一般的纸杯子好嘛。”他认为,送碗的这种行为更代表了传统文化中的礼仪,更应注重这其中的内涵,也是对长者的尊重。

  不收碗的原因

  做工程的魏先生说,用起这个碗就能想到过世的人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毕竟这些人生前都认识,还是比较熟悉的。

  市民王先生说,一些年轻人会觉得这不太吉利,因为这毕竟是从葬礼上拿回来的东西。

  一些网友表示:不知道这些碗应该怎么使用。是拿来放着?还是拿来吃饭呢?

  送寿碗的原因

  老成都杨先生说:送碗是一种善意的心理,把长寿分享给更多的人。

  老成都杨先生说:这是一种礼仪,是对前来吊唁的亲戚朋友的答谢。

  文化单位上班的周先生说:实用,也是对长者的尊重。

  送碗背后的喜丧文化

  从爱老敬老衍变为一门生意

  四川省民俗协会副会长、四川大学民俗学教授毛建华认为,高寿的人离世,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是一种喜丧,人们认为用了这个碗,自己也会长寿。这是一种良俗,并不是恶俗,同时也是一种礼仪的体现,更多的是一种敬老、爱老的行为。

  “寿碗”作为孝文化的载体,最早出现在明朝,明清时期的帝王就数次为自己的生日庆贺制作寿碗,以清康熙、乾隆、嘉庆等帝王为例,每到自己的“寿辰”,就授命宫廷事务处制作堪称“工艺品”并刻有“万寿无疆”字样的寿碗,这种最早出现的寿碗由于其特定的出身和工艺,一般拥有者都会珍藏起来,传于子孙后代。

  由于帝王祝寿用寿碗,在民间也就相应地出现了老人寿辰用的寿碗。据说,从前在参加老人寿辰时,有些讨寿者喝得酩酊大醉时,就将寿碗装进衣袋,或大抢出手,主家并不责怪,反认为“有福有寿”。有的人宴后向主人讨要寿碗,也有主人主动赠庆寿者“寿碗”一对,使受赠者沾老寿星之福,俗说有“延年益寿”之兆。

  从“寿宴寿碗”到“喜丧寿碗”

  给孩子当饭碗,寓意“沾沾老人福气”

  据民俗资料显示,中国许多地方都有这样的风俗,凡有长寿的老人去世,大家都要去讨寿碗,拿回去给自家的孩子用来吃饭,意思是沾沾老人的福气,祈求长生。 这层意义上的寿碗,是为高寿老人过世时办喜丧待客用的碗。旧时医学技术不发达,小孩子的存活率普遍不高,人们就迷信地认为,如果小孩子用了长寿老人用过的碗,就会跟着沾上老人的长寿之气。老人的寿越大,这种寿碗就越抢手。

  这个风俗的来源,据说是来吊唁的客人,因家里穷,或孩子没来,或有其他人没来参加,就用碗添了饭菜带回去给孩子或者家人吃,这碗理所当然地要捎走了。后来日子好过了,这样的碗就被称为长寿碗,既有对去世老人尊敬的意思,也有讨个吉利的味道。

  从“普通的碗”到“订制生产”

  厂家:订制葬礼寿碗,成都及周边的居多

  毛建华说,原本寿碗碗上还没有什么字,后来商家从里面找到了商机,开始订制一些寿碗。

  昨日,记者找到了两家订做寿碗的公司。一家公司的负责人冯先生说,自己做这种业务有两年了,主要是市场需要。“但更多的是寿宴的碗,占了90%。”他说,葬礼送碗的相对较少,这些碗的价格从7元到10元不等,一般要100个才起订。

  另一家公司的销售人员周伟说,葬礼送碗的占了他们订制碗的5%到10%左右,一个月会接到两三笔这样的订单,以成都和周边地区居多。在德阳和绵阳这些地方就比较少了。

  名词解释

  喜丧

  《清稗类钞》“丧祭类”载:“喜丧”,“人家之有丧,哀事也,方追悼之不暇,何有于喜。而俗有所谓喜丧者,则以死者之福寿兼备为可喜也。”所谓“喜丧”即全福,全寿、全终。

  全福

  生前自家门内确系“螽斯衍庆”,人丁兴旺,形成一大家族。本身是大家族的家长,甚至已被尊为祖者。

  全寿

  亡人满八九十岁,甚至突破百岁大关,最低也须超过“古稀”(七十岁)之年。年纪越大、越老,越符合“喜丧”的条件。故其全称为“老喜丧”。

  全终

  93岁的前奥斯威辛集中营军官格伦宁21日在德国一家法院出庭受审。大约70名大屠杀幸存者和受害者家属作为联合原告和证人,一同出席。

  格伦宁坚称“无辜”,自称只是纳粹杀人机器中的“一个小齿轮”,没有犯下谋杀罪行。

  1

  受到30万项指控

  格伦宁身穿白色条纹衬衫和米黄色毛背心,手持助行器与多名屠杀幸存者和受害者家属一同进入吕内堡一家法院。

  格伦宁看起来身体虚弱。他坐上被告席,面色平静。这名鳏夫受到30万项“共谋谋杀”指控,面临至多15年监禁。

  法新社报道,由于大多数纳粹德国犯罪嫌疑人年事已高,格伦宁可能是最后一批接受审判的人。

  格伦宁曾效力纳粹党卫军,被称为“奥斯威辛记账员”,因其70多年前在奥斯威辛集中营任职时负责搜集关押人员行李中的钱财,移交给柏林的党卫军总部并把搜集到的钱财按币种分类和计数。

  一名检察官说,格伦宁曾帮忙清理遇害者行李,掩盖屠杀痕迹。格伦宁当时清楚地知道,大批被认为不适合工作的在押犹太人“抵达奥斯威辛集中营后直接被送往毒气室杀害”。

  2

  审理结束将发表讲话

  奥斯威辛集中营是纳粹德国二战期间在波兰境内设立的最大集中营。档案显示,1944年5月至7月,大约30万人死于奥斯威辛。1940年至1945年,包括大批犹太人在内的大约110万人在那里被杀害。1945年1月27日,苏联红军解放了奥斯威辛集中营。

  格伦宁是为数不多愿意接受媒体采访并谈论那段历史的前纳粹军官。他的辩护律师霍尔特曼说,按照目前的计划来看,法院定于7月29日结束公开审理,届时他的当事人将简短讲话。

  3

  仍坚称自己无罪

  尽管格伦宁愿意开口讲述亲身经历,他仍坚称自己无罪,因为他没有伤害任何在押者,更谈不上杀害。

  他形容自己是纳粹杀人机器上的“一个小齿轮”。“如果你说这也是犯罪,那么我有罪,”格伦宁说,“(不过)就法律而言,我无辜”。(新华社特稿)

  幸存者说

  “他就是杀人犯”

  81岁的罗马尼亚裔奥斯威辛集中营幸存者科尔反对这一说法。她说:“对我来说,他(格伦宁)就是杀人犯,因为他是那个屠杀系统中的一部分。”

  科尔已加入美国籍,21日作为联合原告出庭。她告诉记者,她的父母和两名兄弟姐妹在奥斯威辛集中营丧生。“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从罪犯口中获得有关奥斯威辛的信息了。”

  60多年来,德国法院只起诉那些有证据表明亲自犯下暴行的纳粹战争罪犯。但在2011年,一家慕尼黑法院判决德米扬鲁克入狱五年,罪名是他曾在波兰的索比布尔集中营担任守卫,共谋屠杀犹太人。这次里程碑式的判决改变了审判前纳粹成员的法律基础,推动德国检方将更多仍然健在的大屠杀罪犯绳之以法。

  讲述历史

  “我看到了每件事”

  格伦宁先前说,他首次开口谈论往事是在1985年。当时,他所在集邮俱乐部一名成员交给他一本书,作者否认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纳粹大屠杀。

  他后来给那名作者发去信息,其中写道:“我看到了每件事。我看到毒气室、焚烧(集中营在押者)……我当时就在那里。”

  格伦宁此后决定把自己的记忆分享给德国媒体。他还曾在英国广播公司拍摄的一部纪录片中露面。格伦宁先前说,自己见证不少野蛮行径,包括一名纳粹党卫军残杀一名婴儿。“婴儿的哭声打扰到他……他抓起婴儿的头部往铁轨上撞,直到婴儿没了声音。”

  相关链接

  纳粹军官葬身鱼腹?假的

  近日,俄媒报道了一条令人震惊的新闻,荷兰渔民在巨型鲇鱼腹内发现德国纳粹军官遗骸。然而,很快这条消息被证明是假新闻。

  据此前消息,两名波兰渔民在该国西部的奥得河,捕获一条巨型鲇鱼,长约4米,重达200多公斤。令人意外的是,波兰人在剖开鱼腹后发现一具尸体,以及德国纳粹时期的金属材质的军章。报道援引某位专家的话称,这可能是某位德国党卫军年轻军官的遗骸,他或死于德军侵略波兰时期。

  消息传出后,令很多网友振奋。许多人留言称,“鲇鱼消灭了法西斯”。

  亦称“善终”,意为圆圆满满地结束了一生。民间以为,死者生前积德行善,广做功德,临终则不受病痛的折磨,甚至“无疾而终”,自然老死。此即被视为“喜丧”的根本条件。

  然而,很快这条新闻被证明是假消息,它的唯一出处是一个经常制造假消息的英文网站。在该网站“关于我们”的栏目中写道,所有文章皆具讽刺风格,新闻情节纯属虚构,如与某位真实人物雷同,“纯属巧合”。

    A+
来源:http://www.leezpics.com,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日期:17/05/14  作者:新全讯网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