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5.5亿“天价瓶”因无人付款被以5折价卖出 抗战中广东经济损失有多大?近代工业基础被摧毁

  乾隆御制“锦鸡花石”图胆瓶

  日机空袭后广州的残破景象

  在12月1日结束的苏富比北京艺术周中,私下洽购成为关键词——三场私下洽购展作品价值逾13亿元。事实上,此前,已经有关于私下洽购的重磅消息,5.5亿元成交的“天价瓶”因无人付款而被以5折的价格以私下洽购方式交易。业内人士认为,私下洽购业务的门槛很高,在内地仍难普及。

  私下洽购近年有风头逼近场上竞价的迹象。据佳士得今年上半年的数据,其全球私下洽购成交额达4.652亿英镑(7.11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3%,连续3年创下了佳士得及艺术市场有史以来最高的上半年度私下洽购成交总额。而苏富比的涨幅也与佳士得相近。据有关媒体报道,曾拍出5.5亿元的清乾隆珐琅彩“吉庆有余”转心瓶因买家没有付款,今年初由英国邦翰斯拍卖行通过私下洽购方式完成交易,确切价格未公开,但有知情人透露,成交价应在2000万至2500万英镑之间。

  在中国,最著名的私下洽购案例是2011年香港苏富比的乾隆御制珐琅彩“古月轩”题诗“锦鸡花石”图胆瓶,拍卖前的估价为1.8亿港元,但卖家非常强势,要求买家35天必须付款,于是拍卖行临时要求没有交易记录的买家需要提供800万港元的保证金。“很多买家当天是冲着这件东西去的,但是临时交不上800万港元的保证金,所以最终导致这件东西在场上流标了。”瓷器行家陈连勇当时也在现场,“实际上很多人都想买下这件东西,所以拍卖会后立即跟拍卖行洽购,最终以高于估价的2亿港元成交。”

  日军在广东发行的各种面额的军票

  广州东华西路复兴新街民房遭日机轰炸后的惨状

  日军在广东各地扫荡

  文/羊城晚报记者 化麦子 张林 图/广东省档案局提供

  “抗战期间广东的经济损失到底有多大?”26日,对羊城晚报记者提出的这个问题,广东省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处处长林益觉得不好回答。

  2010年,广东省抗战损失调研课题组出版的《广东省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一书给出这样一个数字:总计财产损失为11895271155(国币)元,林益正是该课题组成员之一。

  今年,此书修订工作接近尾声,林益是主要负责人,他说,从庞杂的档案资料和口述资料里尝试计算出一个客观精确的数据并非易事。经济损失分为有形的和无形的,有形损失尚受到物价、汇率、币值等多种因素的影响而难以准确统计,更何况无形损失。

  早在2005年,广东省档案局副局长黄菊艳撰写《抗战时期广东经济损失研究》一书时就感叹:“探讨广东经济损失发生的过程比估算广东经济损失的数字,对于认识日本侵粤对广东社会经济发展进程的影响更具实际意义。”

  林益说,修订《广东省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一书,参与人员把所有旧的档案翻出来逐字逐句地核对,“希望尽最大力量用准确的记录还原一段历史的面貌。”记者近日也翻阅资料,试图从繁杂的经济损失数据背后找到关于普通人的抗战回忆。

  飞机轰炸电厂,毁了广东近代工业基础

  1938年6月8日清晨,广州市全市突然停电,市内各大医院正在进行的手术被迫停止,X光等设备均无法正常使用,而在各医院候医的伤者达数千人,医生束手无策,伤者苦不堪言。

  市区上空是日本轰炸机盘旋的巨大轰鸣声。当日,日军向广州西村电厂投下了八颗炸弹,电厂被毁,不仅市内医院受到很大牵连,电话也中断,警报器无法工作,最后只得改用鸣钟警示。广州西村电厂是当时广州市营的主要工厂,不仅遭受到日军轰炸,广州沦陷后还被日军接管,设备和效益损失难以估量。

  西村电厂的命运或多或少折射出了广州或广东电力业被损情况,而电力业又是整个广东工业在战争中受到破坏的缩影。广东制糖业、造纸业、水泥工业、机器工业等均在战争中遭到不同程度的摧毁。

  佛山市1938年10月沦陷后,石湾陶瓷窑从100多座降为17座,生产工人从五六万减少到1000多人;铸造业从30多家降为四五家,且多数处于停工状态。 “广东近代工业基础在战争中被摧毁了。”黄菊艳这样总结广东工业在抗战中受到的影响。

  大火连烧多天,繁华商业中心变废墟

  “被日本仔炸弹轰炸前,平山非常繁荣,外地来的商贩每天都很多,商贸非常旺!”这段回忆出自1911年出生在惠东县平山镇的邓佛老人,在他的记忆里,当年的平山有糕街、糖街、饭街、大米街、兔街等等,“街名都是根据当时购销商品命名的”。

  而作为省会的广州市,商业更是一派繁荣的景象。西堤、汉民路、十三行、十八甫等地区是当时出了名的商业中心,西堤一带甚至还建起了一批新型百货公司、旅馆和饭店。

  1938年10月21日下午,广州沦陷;23日开始,广州市内的商业中心在多场大火中付之一炬。“每小时均有新火头发生”,记者在资料中看到这样一句来自亲历者的回忆,火势从东堤一带,蔓延数平方英里,西关一带火势延及十七甫及十八甫东段。

  大火烧了四五天,黄沙一带变成焦土,繁华的商业区瓦砾一片。烧毁商铺的大火在全省各地被点燃,数据统计,抗战中全省商户直接损失43249360元,间接损失难以估计。

  毁耕地杀耕牛,重创广东农村经济

  1945年春的某日,20岁的惠东县大岭镇洪湖村村民郑炳粼正在平山坝上干着农活,突然一枚炮弹袭来,“村民和耕牛都受到惊吓”,炮弹来自日本人。

  在抗日战争中,广东农村遭到的破坏也同样惨重。日本军队所到之处,粮食、耕地和农具无一幸免。大亚湾旁的万年乡曾三次遭到日军侵略,抓鸡、抓猪、抢米等行为让乡民难以忍受。据不完全统计,在抗战期间,万年乡被日军抓走或打死的耕牛就达1000多头。

  耕地和农具被毁直接导致粮食短缺。在顺德,普通百姓在战争期间买不起米,只能改吃什粮,到后来就连树皮野草都吃。在佛山,战争期间不少人吃“五彩饭”,这是一种以瓜菜以及粟米等杂粮和少许稻米煮成的饭;吃不上“五彩饭”的就只好用玉米芯、木瓜芯、麸皮和野菜来充饥,所以每天街头总有十具、八具的尸体出现。

  截至1943年7月,广东被破坏耕地面积165815000公亩,农村地区一片衰败之景。时代社一位记者在战后回家乡时路过三个村庄,“一个给拆去了三分之一,一个则只剩了一座房子,一个则拆了几乎二分之一”。他在他的文章中感叹,如此情况持续下去,“最终是农村将成沙漠”!

  炸铁路毁公路,民众抢修与鬼子抗衡

  《各项事件传闻录》是粤海关内部的文件,由专人负责记录并整理从各种渠道搜集而来的广东地方性情报。记者在1937年《传闻录》的选录中看到,从当年9月下旬开始,关于日军轰炸广东境内铁路的记录逐日增多。

  “粤汉铁路上的琶江桥受到破坏,全线交通暂时中断,但在本月三十日前后可望通车”;“本月十四、十五日开始轰炸广九铁路,妄图使粤省的交通陷入瘫痪”;“炸坏的路轨马上修复,这些铁路照常通车”;“日机除了天天轰炸滥炸粤汉、广九两条主线之外,本月二十三日还首次轰炸了广(州)三(水)铁路”……

  这些文字客观和冷峻地记录着日军日复一日对铁路的轰炸。战前广东铁路有粤汉铁路、广九铁路、潮汕铁路和新宁铁路4条,共长657.57公里;战后只剩下233.4公里可以勉强通车。

  公路的破坏更加彻底,到1945年1月,全省通车公路仅粤东的200余公里。1946年的《粤侨导报》报道说:“交通复员是急不容缓的……”可是当地面临情况是战后的“烂摊子”:路基被破坏,铁轨被拆毁,没有枕木,没有机车,“商办公司的董事,曾经召开过一次会议,想把铁路先改为公路行驶汽车,但结果没有把握和决心……”

  滥发军票债券,对广东进行经济掠夺

  2000年6月,广州中山图书馆发现了一批日本在战时发行的军用票等债券,这引起了学术界和媒体的关注,因为这是日军侵华与对广东进行经济掠夺的有力罪证。这些债券现在保存在中山图书馆地方文献部,共有军票、战时报国债券、特别报国债券、战争割引国库债券等四种债券及各株式会社发行的股票,总计80张。

  据了解,日本军国政府在所谓“大东亚战争”期间耗用总军费为2200亿日圆,其中80%都是用政府公债来弥补的。日本占领广州后发行的日本帝国政府军票,只是日本银行的日本银行兑换券加盖了“军用手票”四个字而成,并强制占领区商民使用。

  对于买家来说,到底是拍卖划算,还是私下洽购划算?藏家黄先生认为,拍卖有一定的偶然性,比如价格可能远高于预期,也可能出乎意料地在市场上“捡漏”,买家一定要对拍品本身的价值有清晰的认识。至于私下洽购方式,他认为毕竟是新事物,也可以尝试,但是要建立在了解机构背景和私下洽购流程的基础上。(据《广州日报》)

  同一时期,汪伪政府由为中央银行发行伪储备券,强迫吸收市上物资;1943年李辅群自己又发行一种伪钞,市面上充斥着这些货币,通货膨胀,人民损失极大。而有学者猜测,这可能是一种“货币战”的策略。

    A+
来源:http://www.leezpics.com,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日期:17/04/26  作者:太阳城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