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批评家谈“打造画派” 袒露从不良少年到导演的成长路

  李可染的国画作品《纳凉图》(左图)和朱德群的油画作品《绿色的活力》(局部)同时在展览中亮相。虽是不同的艺术创作,却都能体现朴厚笃实的特点。

杨树鹏出书袒露从不良少年到导演的成长路

  画国画的李可染与画油画的朱德群会有怎样的联系?画坛新生画派“彭城画派”试图将这两位大家纳入同一个以地域文化限定的艺术版图。近日,汉风墨韵——李可染暨“彭城画派”美术作品晋京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展。李可染、朱德群等八位大家率领同是徐州籍的画家,共191件作品亮相。该展将展至3月27日。

  尽管口号已经喊出,但在中国美术馆副馆长梁江看来,彭城画派能不能成立,徐州地域文化的特征到底怎样,还有进一步探讨的空间。

  了解徐州的文化烙印

  张伯英、王子云、王青芳、刘开渠、李可染、王肇民、朱丹、朱德群,展览的开篇以徐州籍八位大家的文献及相关艺术作品拉开。展厅内观众不仅能通过文献了解到李可染、朱德群从徐州“出发”以来的艺术轨迹,更能通过他们的作品了解到徐州地域文化的烙印。

  “彭城画派”还未有定论

  “彭城画派”的提法去年在江苏省美术馆的展览正式叫响。在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高天民看来,徐州近代美术从19世纪末一直延伸到20世纪中,并在30年代呈现一时之盛,并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彭城画派”。

  既然是一个以地域文化划分的画派,则艺术家的创作中体现出了浓厚的地域特色,包括其保留着汉风、朴厚笃实等。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前任副所长王镛告诉记者,这种徐州性格不仅影响着徐州的书法、绘画,甚至还有水彩画和油画,“朱德群的油画,也呈现出了朴厚笃实。”

  不过目前来说,“彭城画派”在美术界并不是有定论的画派,而只是一个现代进行时。徐州美协主席朱天杰也称将通过成立的“彭城画派”理论与创作研究会,在未来进行更多的学术梳理。

  ■ “画派”热潮

  政绩工程?文化现象?

  中国画坛近几年流行打造“画派”。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孙克告诉记者,最早提出的是广西“漓江画派”。此后,无锡也提出“太湖画派”、徐州提出“彭城画派”。而近期成都的美术界也考虑建立“成都画派”、湖南考虑建立“齐白石画派”。“画派”热潮引发中国美术界对此的反思,究竟是政绩打造工程,还是自然的文化现象。

  11月6日电 11月6日,导演杨树鹏的首部文集《在世界遗忘你之前》“双11抢先限量版”出版面世。导演高群书作序,“文艺男神”黄觉摄影插图。姚晨、张译、丁丁张、九夜茴、庄雅婷、燕公子等名人更是不吝笔墨联袂推荐此书。该书在重庆出版社天猫旗舰店独家首发。

  杨树鹏:“街头不良少年”和才华横溢的写作者

  杨树鹏,内地电影导演,曾供职于新华社,担任央视《实话实说》节目编导、《电影传奇》栏目总导演,2006年起担任电影导演,主要导演的作品有电影《匹夫》、《我的唐朝兄弟》、《烽火》等。这些,都是能从网上搜索到的履历。

  但你不知道,杨树鹏还是个曾经混迹街头的不良少年,一个生长在西北,高中没考上就去做消防员,直到被人慧眼识珠招进新华社,再后来进入央视,又转入电影圈做导演,在这个“圈子”里,他的不正统和叛逆是与生俱来的。但在现实生活里,他是个沉默的文艺宅男,是个骨子里流淌着游侠血液的流浪诗人,是个会用文字和镜头讲故事的大叔。

  杨树鹏首部文集《在世界遗忘你之前》,时间背景任意穿越,写民国,写唐代,写现实,写梦境;内容不拘一格、天马行空,写现实困惑,写爱恨情仇,写人性的善恶,写生与死,写完满与不完满的人生。杨树鹏用虚构的时空背景来表达现实中情景和情绪,他像是用镜头在讲故事,读起他的故事,你的眼前会不自觉浮现一连串的画面,奇诡、生猛、怪诞、有趣。

  电影圈里,能写的固然不少,能写好的却并不多见。杨树鹏的写作,和日本导演北野武的气息相近,想象奇诡,叙述方式有趣,更重要的是,他们都用粗暴的视角观察世界,很多我们习见的事物,在他们的写作中散发出一点点魔幻现实的扭曲感,读来趣味横生。

  高群书眼中的杨树鹏: 才气过人

  《在世界遗忘你之前》由导演高群书作序。在高群书看来,杨树鹏才气过人,他在序中甚至用“天才”、“大师”这样的词语来形容杨树鹏。高群书透露,杨树鹏性情高冷,不爱大局,喜欢独处或三两人处。

  高群书说:“一天半夜,趴在微博上胡聊,惊见光线老板王长田发了一微博,说刚和一天才聊天,此君初中毕业,做过消防员,现在搞电影,日后必成大师。神神秘秘,不点其名。我一看就知道说的是杨树君。”

  “才子杨树口吐莲花,瞬间即可折服一些老板,也瞬间折服一些姑娘。杨树的语言表达和文字表达一样佳,会说多种语言,比如上海话,西北话,东北话,四川话,甚至美国话。”高群书写道。

  姚晨、张译、丁丁张等联袂推荐《在世界遗忘你之前》

  《在世界遗忘你之前》这本书,得到了姚晨、张译、丁丁张、九夜茴、庄雅婷、燕公子等名人联袂推荐。

  “我认识的老杨是短发,但不知为何,一想到他,脑子里总会浮现出一位长发飘飘的流浪诗人形象。他讲述的故事,像一个黑色的梦,漂浮着悲悯和忧伤。在自己的梦中,他喃喃自语,自由飞翔。”姚晨这样评价她眼里的杨树鹏。

  美术批评家刘龙庭指出,打造画派的背后有行政干预,也有形象工程的痕迹,“好像弄出一个画派就说明我们对文化重视,弄不出就显得脸上无光。”对此,美术评论家邓平祥指出,画派热的背后到底是功利化问题,还是文化学、历史学本身运动的结果,这些都值得探讨。(记者李健亚)

  好友张译则调侃地表达了对这本书的期待,他说:“除了有点嘴歪加结巴,杨树鹏导演绝对是一个酷帅以及会讲故事的人。而他讲故事的时候嘴越歪越结巴,故事就越好听……爆期待。”

  “如果你身边有个会讲故事的人,日子就会过得很有趣,如果没有这样的人,那你就读一读杨树鹏的故事书吧。”著名作家丁丁张这样推荐。

    A+
来源:http://www.leezpics.com,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日期:17/04/26  作者:皇冠投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