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虎凿花"亮相深圳文博会 与时代同行的"老顽童"(图)

“踏虎凿花”亮相深圳文博会传承人欲借平台传名声

杨桂军展示创新的“V汀弊衷浠ㄗ髌罚孜堑男氯撕苁侨茄邸!÷骋恪∩?/p>

  阎肃和空军蓝天幼儿艺术团的“12生肖”小演员在一起。 郭幸福/摄(资料图片)

杨桂军现场创作踏虎凿花《凤穿牡丹》。 鲁毅 摄

  深圳5月15日电 题:“踏虎凿花”亮相深圳文博会 传承人欲借平台传名声

  记者 邓霞 鲁毅

  “这是1958年我师傅黄靠天创作的凿花,上面刻有‘努力生产’的字样,非常有时代特征。”在15日开幕的第十届深圳文博会上,花甲之年的杨桂军向观众展示了一幅现存年代最为久远的“踏虎凿花”作品。

  “踏虎凿花”是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泸溪县特有的民间传统手工艺,因主要生产地在泸溪踏虎村而得名。它源于苗族服饰的纹样蓝本,由于不用剪刀而用刻刀凿制完成,又被称为“不用剪刀的剪纸艺术”。2008年,泸溪踏虎凿花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据了解,凿花、卖花曾是泸溪人祖辈养家糊口的本钱。沈从文在《塔户剪纸花样》一文中写道:“由浦市赴凤凰的老驿路上,就有这么一个小村子,名叫塔户……住上约三十户人家。他们数十年如一日,把生产品分散到各县大乡小镇上去,丰富了周围百余里苗汉两族年轻妇女的生活。它的全盛时期,一部分生产品还由飘乡货郎转贩到川黔邻近几县乡村里去,得到普遍的欢迎。”文中所说的“生产品”就是凿花,“塔户”就是如今的踏虎村。

  土生土长的泸溪人杨桂军是踏虎凿花这个国家级非遗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1985年,时年31岁的杨桂军师从黄靠天学习凿花技艺。经过近30年潜心磨炼,他刀法纯熟、技艺精湛,凿刻的《苗家六月六》、《打油图》等作品多次获得国内奖项,作品也远销国外。

  “以前的凿花图案纹样更为复杂,多以花草、鸟兽、虫鱼、傩面等为主;现在的线条要简洁一些,也有一些时尚元素。”翻开随身携带的作品集子,杨桂军拿出一张“V汀弊衷浠ǜ钦呖础S氪车摹癡汀弊殖N频幕裢及覆煌庹藕焐浠ǜ睬臁⑹鄙校鹤蟊呤且桓龃蟠蟮摹癡汀弊郑冶呤且欢郧孜堑男氯恕!罢馐俏颐谴葱碌耐及肝蒲芏嗤夤笥讯挤浅O不丁!?/p>

  不仅如此,杨桂军的“与时俱进”还体现在他与弟子开展的“真人肖像”踏虎凿花业务。只要拍一张照片,大约两天时间就能拿到自己的“真人肖像”踏虎凿花作品。杨桂军介绍说,肖像凿花有“拍照、构图、凿制”三道程序,与传统凿花相比,凿制更麻烦、更费时,因为它要求图案逼真,“目前比较受当地一些老年人喜欢”。

  不过,同大多数非遗项目一样,踏虎凿花也面临着传承与发展的难题。

  2009年,泸溪县成立了踏虎凿花传习所,杨桂军开始在传习所里传授凿花,现在已招收了28名弟子。他告诉记者,在过去,凿花手艺不传外姓人,就算在家里也是传儿不传女。到了他师傅那一辈,因外出打工的人渐多,家传手艺的氛围越来越淡,开始招收外姓男弟子。轮到他这一辈,招徒的门槛就没有男女之别的。“我收徒弟就三个条件,坐得住、有悟性、有一定的美术功底。”

  当地政府也采取了一些保护和扶持措施,推广凿花工艺。近年来,泸溪县编辑出版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踏虎凿花技艺普及教材和传统纹样集,并在该县职中和部分中小学校开设凿花工艺课程。杨桂军也在泸溪县浦市镇中心完小担任老师,每两个星期给孩子们上一次课。

  与时代同行的“老顽童”

  虽然名叫阎肃,但这位85岁的老爷子一点儿也不严肃。

  相反,笑是他的招牌表情。每次见到院里的电工、水工、清洁工,他都笑呵呵地打招呼。工作上遇到难题,他也哈哈一笑,稳定军心,一派大将风度。

  自编写歌剧《江姐》成名以来,阎肃一直以乐观豁达的形象示人。近年来,他多次担任青歌赛、星光大道等综艺大赛评委和春晚等大型文艺晚会的艺术顾问,把欢乐带给千家万户。

  然而,人们暂时听不到他爽朗的笑声了。今年9月底,在结束“9·3”晚会顾问策划工作后不久,阎肃因劳累过度突发脑梗,至今已昏迷50余天。

  “神奇的老顽童”

  阎肃住院后,朋友们陆续前去探望。在他们或长或短的讲述中,记者逐渐拼凑起这位著名剧作家的形象。

  “阎肃是个很简朴的人。在我的印象中,他永远穿双布鞋、拿个很普通的水杯、开会拎个普通的文件袋,甚至是纸袋。”总政宣传部艺术局原局长秦威回忆说。

  在阎肃家里,卧室一角摆上张老式书桌,算是他的工作室。一张坐了20多年的老藤椅,左边扶手和靠背上分别磨出一个大洞。创作遇到瓶颈时,阎肃从藤椅上起身,在卧室和客厅里来回踱步,或者在床上躺一会儿,好点子就来了。

  “他纪律性很强,开会从来都是提前半小时到。”同事孟庆云笑着说。

  尽管已经85岁了,但阎肃仍然对新鲜事物保持好奇心。文化部原副部长陈晓光记得,“他遇到感兴趣的话题就睁大眼睛,紧闭嘴唇,探出脑袋去听。”

  他每天读报、看电视,对流行的东西来者不拒。一次,同事舒楠为某电视剧的主题歌谱曲,没有思路时请教他,他看后认真地说:“你为什么不把它写成周杰伦式的说唱音乐?”于是,舒楠在音乐中加入16个小节的Rap,并大获成功,从此认为阎老是“神奇的老顽童”。

  此外,他自称是李宇春的粉丝——“老玉米”,在“神曲”《江南style》和《小苹果》火起来之前就推荐同事关注,在创作疲惫时会玩一玩电脑上自带的小游戏。

  “如果总感觉老了,这也看不惯,那也看不惯,你就要落在时代后面。”阎肃曾在多个场合表示,自己也是个“80后”——80岁之后。

  2014年10月15日,这位“80后”参加文艺工作座谈会时脱稿提出:“我们也有风花雪月,但那风是‘铁马秋风’,花是‘战地黄花’,雪是‘楼船夜雪’,月是‘边关冷月’。”

  “嘿!老爷子等于给所有人抖了个大包袱!”他的一位朋友评价。

  事实上,这4个字包含着这位军队文艺战线老兵沉甸甸的思考。从艺65年来,他“始终唱响主旋律”,但他的作品里几乎没有“硬梆梆”的东西。“他始终依靠真诚去征服观众,”中国歌剧舞剧院著名作曲家温中甲评价,“他在创作时不是简单地把对祖国的爱,对人民的爱直接放在作品里,或是做标语口号式的处理,而是用一种深沉情感和人文情怀,追求艺术的质朴和完美。”

  孟庆云记得,1992年他和阎肃合作创作歌曲《长城长》时,一致认为要把这首歌“写得人性化一点儿”。“比如采用一问一答的形式,像拉家常一样。”孟庆云建议。

  阎肃立刻心领神会,第二天就把词写了出来:“都说长城两边是故乡,你知道长城有多长?它一头挑起大漠边关的冷月,它一头连着华夏儿女的心房……”20余年过去了,这首歌依然作为经典在祖国大地传唱。

  “老姜,你看他的脚动了!”

  87岁的姜春阳10月初才知道阎肃住院的消息。他是歌剧《江姐》的3位作曲者之一,也是阎肃的老战友。两人一个作词,一个谱曲,从1956年就在一起合作。

  9月底,两个老战友曾通过电话,阎肃还在电话里唱了一首两人合作过的军歌,“从头唱到尾,兴高采烈,慷慨激昂”。

  但没过多久,就传来阎肃住院的消息。“不会吧?”姜春阳非常吃惊,因为在他的印象里,阎肃精力充沛,“他怎么会住院呢?”

  姜春阳腿脚不方便,走路都要人扶,但他还是执意要去看望老战友。到了医院,他发现阎肃已经被转移到重症监护室,“心里咯噔一下”。

  “隔着窗户,我一看阎肃躺在那里,戴着氧气罩,眼睛也不睁。”他回忆说。

  “阎肃,你要挺住!”他对着病床上的战友大声喊,“你还记得我们当年为写一部歌剧到西藏,去唐古拉,翻五道梁,你是怎么坚持过来的?”“你忘了你写的《军营男子汉》吗?你要像个男子汉!”

  没想到说到这里,阎肃的爱人李文辉忽然惊喜地喊:“老姜,你看他的脚动了!”

  在重症监护室待了十几天后,阎肃由深度昏迷转为中度昏迷。姜春阳非常激动,他认为自己用往事“激活”战友的策略奏效了:“我为什么提这些?因为我了解他,一提创作那种兴奋、热情,能让他清醒过来。”

  住院前,阎肃告诉姜春阳,之前他们合作过的一首军歌反响不是很大,他想重新录制推出,姜春阳一口答应下来。没想到歌录完了,阎肃却陷入昏迷。几天后,姜春阳把录好的歌存进女儿的手机,到医院二话不说就开始播放。播完了,87岁的老头提高嗓门问:“阎肃,你听见了没有?!”

  他的作品是时代的强音

  那首昔日旧曲也把姜春阳拉回当年的记忆。他大声讲出和阎肃合作的故事,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据他回忆,阎肃创作《江姐》只用了18天。

  那是1962年,刚结婚1年的阎肃正要休第一次探亲假,他带着小说《红岩》登上了去妻子老家的火车。“18天假期,老阎一直把自己关在家里搞创作。”爱人李文辉说。假期还没休完,阎肃就回到北京找姜春阳:“老姜,我等不了了!我写出来了!”

  “看看,阎肃是多么敬业、多么勤奋!”姜春阳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佩服。后来,《江姐》红遍大江南北,被传唱了几十年,李文辉也自豪地说:“当年在上海演出,一共演5场,有的人连续5次排队买票,有的人连歌词、台词都背下来了。”

  即便是昏迷前,85岁的阎肃仍保持着勤奋的工作状态。他是一个多产的剧作家,同时担任春晚、双拥晚会等大型文艺活动的艺术顾问,以及星光大道、青歌赛、红歌会等综艺大赛的评委。同事姚明曾编了两句打油诗打趣他:“文工团里当元老,央视晚会常撰稿。”

  当然,社会上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有人说阎肃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老在电视上抛头露面,那为什么人家不邀请你,不邀请我呢?”姜春阳为老战友辩护说。他认为阎肃博闻强识,创意也多,最关键的是“他知道这个时代需要什么”。

  事实上,“知道时代需要什么”一直贯穿于阎肃的创作生涯。“改革开放之初,社会上感觉穿军装掉价了,他用《军营男子汉》的响亮歌声告诉人们,天下最优秀的男人是军人;长期在和平环境下,人们的国防意识有所淡化,他用一首《长城长》唤醒了多少赤子情怀……”姜春阳说。

  “他的歌有一种境界和力量。”因演唱《敢问路在何方》而家喻户晓的蒋大为说。他认为,阎肃写《敢问路在何方》不仅是写《西游记》里的师徒4人,也是在写整个时代。“在改革的大潮中,一个企业、民族乃至国家的路在何方?路在脚下!它唱的是中华民族的精神,鼓舞着全中国人民。”

  他听朋友讲,在经济困难的时候,海南的领导对企业家们说:“你们要学会3首歌:第一首是《国际歌》,第二首是《国歌》,第三首就是《敢问路在何方》。”

  还有那首《雾里看花》。1993年,阎肃受邀为央视“3·15”晚会写一首“打假”歌曲。“总不能写化肥是假的,农药是假的,皮鞋是真的吧?”他开玩笑说。一天晚上,孩子在家里看电视剧,他忽然看到川剧《金山寺》里韦陀菩萨“开天目”的片段,顿时来了灵感。“既然分不清真假,那就‘借我一双慧眼吧’”,于是《雾里看花》一气呵成。

  “有人从中看到‘打假’,有人从中看到爱情,也有人从中看到那个时代社会中的迷茫情绪。”据姚明分析,正是这种包容性让阎肃的歌曲摆脱“易碎品”,拥有穿越时间的力量。

  “泸溪是一个小县城,交通不太方便,我们最大的难题还是踏虎凿花知名度不够,产品卖不出去。”杨桂军说,与一些享誉海内外的非遗项目相比,踏虎凿花的知名度远远不及,很多人甚至都没听过。所以近几年,他频繁带着徒弟出席各地文博类展会,希望通过这些平台让更多人知道、了解、喜爱踏虎凿花。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深圳文博会,以前去过北京、澳门等地进行展示。”杨桂军说,每次参加展会的反响都非常好。他有一个同行去台湾展示时,一位台湾姑娘在旁边连续学了10天,非常沉迷其中。“我想,喜欢艺术的人都会喜欢它。”(完)

  “从毛泽东时代一直到今天,他的作品都是时代的强音。”中国歌剧舞剧院著名作曲家温中甲评价。

    A+
来源:http://www.leezpics.com,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日期:17/08/14  作者:澳门赌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