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人辛德贝格南京大屠杀时庇护2万中国人(图) 案件将编纂成书

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27日参观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央广网北京1月18日消息(记者孙莹)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日前,琼瑶通过“花非花雾非雾”官微分享了“编剧与法官座谈琼瑶诉于正案”的长文,并表示虽然自己诉于正侵权一案胜诉后,于正拒不道歉,但此案的反响远未停息,法律界、影视界、编剧界、文学会的专家纷纷发言,让自己也颇受震动。

  1月15号下午,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举办了《影视创作从依法保护原创开始》——编剧与法官座谈“琼瑶诉于正案”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会议厅举行。来自法律界、影视界、编辑界和文学界的专家畅所欲言。

  原标题:日军南京大屠杀时,他用“最大的丹麦国旗”庇护了2万中国人

  纪念馆走廊墙壁上,是一幅幅丹麦友人贝恩哈尔·辛德贝格当年救助中国难民的珍贵照片;走廊外,纪念馆工作人员弹着钢琴,唱着《永远的南京——辛德贝格玫瑰》;和平广场里,坚强地盛开着“永远的南京·辛德贝格黄玫瑰”。

  辛德贝格,曾经历血腥,见证暴行,但他却身体力行良善与人道,宣扬正义,谱写了中丹友谊史中的一段美好旋律。

  大屠杀幸存者见到救命恩人外甥女

  昨日,当年受助于辛德贝格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苏国宝,在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见到了随同丹麦女王来华的玛丽安。玛丽安是辛德贝格的外甥女,苏国宝终于在77年后有机会向他的救命恩人的亲属表达了感激之情。

  发生南京大屠杀时,苏国宝只有10岁。1937年12月6日,日本人侵入湖山村,他们一家人躲在沟里,夜里盖玉米秸秆睡觉。为了躲避日军的残害,苏国宝一家四口辗转逃往江南水泥厂难民区,途中苏国宝的弟弟被日本人杀害,其余3人后被安排在人数较多的南厂。

  在那里,辛德贝格给了苏国宝一块大洋,还有18斤大米。为了表示感谢,苏国宝还分别给辛德贝格和京特两人跪下,各磕过一个头。他回忆说,这些粮食及银元维持了全家好几个月的生活,让他们能活下来。

  “辛德贝格还叫我到水泥厂做工,还说以后送我读书。”苏国宝曾回忆,辛德贝格个子高高的,没有架子,客气得很。

  1911年2月19日,贝恩哈尔·辛德贝格出生于丹麦的奥胡斯。1937年冬至1938年春,辛德贝格受雇于丹麦F.L。史密斯公司。

  1937年12月5日,辛德贝格受公司派遣,与德国工程师卡尔·约翰尼斯·爱德华·京特一起,从上海赶到位于南京栖霞山附近的南京江南水泥厂,以中立国公民身份守护水泥厂从丹麦购买的、年产20万吨水泥的生产设备。

  12月9日,栖霞山沦陷。随着硝烟的临近,辛德贝格和京特的职责渐渐从守护工厂转变为收留中国难民,在这期间,辛德贝格与他的德国同事京特、中国日语翻译颜柳风等人一起设立了江南水泥厂难民区,庇护了成千上万的难民和中国伤兵,并为南京城内从事人道救助的国际人士提供消息和食品。

  他将被日军残害的中国人从郊区送往医院,并从鼓楼医院和红十字会请来护士,取来药品、绷带,在厂里建立了诊疗所。为此他常常不顾路途危险,开车进入南京城,给保护难民的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成员送去食品。

  据南京栖霞两座难民营课题研究者戴袁支介绍,辛德贝格、京特等人领导和管理的江南水泥厂难民区始于当年12月11日,也就是侵华日军攻陷南京城进行大屠杀的前两日。在高峰时期——1938年2月中旬到3月中旬,他们收容的难民达1.5万人以上。

  1938年3月,在日军逼迫下,辛德贝格离开了南京,难民代表和流亡至沪的工厂经理称赞他“见义勇为”,并绣了一面条幅赠送给他,以示感谢与纪念。这面丝绸条幅宽36厘米,长98厘米,题头绣着“辛佩先生惠存”,正文是“见义勇为”四个黑色大字,落款是11位中国人的姓名。辛佩是中国难民对辛德贝格的昵称。2006年4月,玛丽安将这块丝绸条幅捐赠给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用“最大丹麦国旗”庇护难民

  辛德贝格多次阻止日军进入难民营和工厂骚扰。为阻止日本人进入难民区,辛德贝格和京特在江南水泥厂周围插满丹麦和德国国旗。关于这件事,辛德贝格在和一位朋友的通信中曾描述过。

  辛德贝格的外甥女玛丽安·斯坦薇·安德森几年前曾向新华社记者展示这份珍贵的剪报。报道引用了辛德贝格的这样一段话:“我在厂里升起了一面在中国最大的丹麦国旗。我还让人在厂房屋顶上用油漆绘出一面约1350平方米的丹麦国旗,从空中就能清楚地看到。我想这一定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面丹麦国旗。”

  辛德贝格离开中国后还向国际社会揭露南京大屠杀的真相。他记录了日军罪行的许多案例,将报告递交给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1938年在日内瓦举行的第24届国际劳工大会上,辛德贝格放映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南京委员会主席、美国牧师约翰·马吉拍摄的记录日军暴行的影片。

  参加日内瓦会议的中国劳工代表团团长、时任中国劳动协会理事长朱学范在辛德贝格的护照上题词:“中国之友”。

  外交专家赵振宇表示,丹麦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也遭受到了法西斯主义的长期侵略,许多丹麦人民也遭受到德国纳粹的残忍迫害,这与中国以及中国人民在二战时候的遭遇是一样的,在此方面,中国和丹麦能够“感同身受”。辛德贝格不但是中丹友好关系的缔造者之一,也是日本法西斯在南京犯下的滔天罪行的“铁证”,女王带着中国的“好朋友”辛德贝格的外甥女玛丽安一起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无疑是向全世界揭露二战时日本的罪行,以及对目前日本变本加厉的右翼行径的声讨。

  “正义是永远不会被忘记的”

  1939年,辛德贝格去了美国,加入了美国商船队,为二战时期的美国海军提供后勤支援。玛丽安说,在美国期间,辛德贝格结识了许多中国朋友,但很少同人们讲他在中国所经历的事情。但也有例外,那就是当他多喝了几杯、兴致比较高时,他就会提起自己在上海以及南京经历的烽火岁月。

  辛德贝格终身未婚,于1984年4月因病去世,骨灰撒入大海。比滕在旧金山整理兄长的遗物时,发现了辛德贝格留下的大量与南京大屠杀有关、揭露日军暴行的史料文件。虽然当时她不能估计这些东西的价值,但还是把所有资料带回了丹麦。

  辛德贝格的贡献得到了当时中国政府和人民的高度赞扬和肯定,但由于此后的战乱和其他原因,他的事迹尘封于历史档案中,久久不为大众所熟知。直到见证南京大屠杀的《拉贝日记》被发现,辛德贝格这个《拉贝日记》里多次提到的人物才引起了学术界的重视。

  2002年,首度赴欧举办的南京大屠杀展览在丹麦奥胡斯市展出,其间中国举办方在当地报纸上刊载了寻找辛德贝格的启事。非常巧合的是,辛德贝格的妹妹比坦·安德森看到了这则启事,与中国驻丹麦大使馆取得了联系。至此,人们才知道,辛德贝格居然就是奥胡斯市人,已于19年前去世。

  知道了舅舅的事迹后,玛丽安决定为舅舅栽培一种特殊颜色的黄玫瑰。玛丽安说:“选择黄色是因为在丹麦文化里,黄色代表勇气。黄玫瑰是非常难以培育的。我想这也正如我的舅舅:勇敢,独特,不容易被轻易复制。”

  玛丽安和园艺师花了4年时间将黄玫瑰培育成功,将其命名为:“永远的南京·辛德贝格”。

  2006年4月,辛德贝格的妹妹、80高龄的比坦·安德森和来自美国、黎巴嫩的6名亲属在和平广场栽下了这批玫瑰幼苗。次年,这批幼苗被移植至新建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并在那里专门辟出“南京·辛德贝格玫瑰花圃”。

  北京市政协委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秘书长王浙滨表示,被人民法院报列入2015年度人民法院十大民事行政案件的琼瑶诉于正案,是在知识产权界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汪海林表示,在这个案件的判决中,看到了法院对专业的高度尊重,由于编剧行业的“桥段”并没有相对准确的概念,法院引入专家辅助人制度,从技术角度解决社会科学的难题,可以减少法官对鉴定意见的误判。

  而此前汪海林在接受中央台采访时也多次表达过,法律只是底线,基于行业的处罚,则更能促进行业自律,“对于行业来讲,以后它是一个很重要的参照系,从业者要自律,要自觉的保护版权的意识,要研究《著作权法》,研究《伯尔尼公约》,要了解合理借鉴和非法的改编和剽窃的这个界限,要有法律意识。”

  玛丽安说:“正义是永远不会被忘记的。‘永远的南京·辛德贝格黄玫瑰’,不仅仅是为了怀念舅舅辛德贝格,它更象征着和平的愿望与永恒的纪念。”

  此案的承办法官冯刚表示,通过此次座谈会,显示出编剧行业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迫切需求。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副院长宋鱼水表示,该案不仅对促进创作、繁荣文化有着正面的影响,同时也对于普及法律知识、培育法治文化有着积极意义。

  琼瑶也通过律师发来感谢信称,她对内地的司法环境和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充满信心。琼瑶表示,500万元赔偿款已悉数收到,她将会把赔偿金用于成立一个面向华语文化的“琼瑶文化基金”,以培养和资助青年学生的原创文化作品,扶持贫困学生。据悉,中国电影文学学会计划将琼瑶诉于正案的全部过程汇编成书,发给会员人手一册。

    A+
来源:http://www.leezpics.com,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日期:17/06/29  作者:澳门博彩